北京大学总裁班报名电话

13521837775

24小时报名热线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中小企业疫情期间该如何自救?

中小企业疫情期间该如何自救?

北大总裁班 2020-02-20 新闻资讯 8

  一场疫情,似乎给各行各业都按下了暂停键。涉及线下消费的餐饮、旅游、零售、物流等领域无一幸免,从业者们更是叫苦不迭。

  一边是生产暂停、员工延迟复工,另一边却是办公室、厂房以及员工工资等刚性成本,中小企业现金流有限、抗风险能力弱,险些成为第一批“受害者”。

  不少投资机构都呼吁中小企业在今年一、二季度坚持保守经营,以降低损失。就连以凌厉风格著称的投资人朱啸虎都提醒创业者们要“死卡现金,熬过去就是春天。”苦熬或许可以平稳度日,但这样的打法实在太过被动,更会妨碍中小企业主恢复生产经营信心。

  早在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不少企业就发掘商机从而趁势崛起;如今同样是疫情蔓延,“危”中自然有“机”,中小企业主也不是只有“熬”和“挺”这一种生存姿势。

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观看解决企业痛点,线上公益免费直播)

勇敢者游戏

  抖音等平台帮助中小企业在线上做生意,优势并非在于提供了多少高能转化工具,而在于其参透了企业营销的本质——好的营销一定是基于优质内容,再将产品信息和特质进行高效融合所得。抖音也早已证明了短视频营销的可行性。

  抖音服装行业大号“常熟市王孟杰服装商行”就在抖音实现了月销售额从几万到数百万的高速增长。王孟杰的服装事业开始于一个7、8平米的铺子,早期从选款、进货、售卖到店铺运营,基本都由她亲自管理。

  但实体生意难做早已是不争的事实——一天下来店铺里客人寥寥,根本无法覆盖门店成本,王孟杰开始将生意转向线上试水微信,在朋友圈贴图卖货。彼时的她正赶上微信卖货的风口,手里10多个微信账号每月能赚6、7万元,但工作一刻也离不开手机,这让王孟杰心力交瘁。

  生意人的嗅觉往往更加敏锐,在微信之外,她也一直在寻找其他新兴渠道。2018年抖音爆火后,王孟杰最开始只是抱着尝试心态,将试衣服过程拍成短视频进行发布,谁知过了半个月,一只视频突然“爆”了,不仅获得了上百万播放量和十万个“喜欢”,询问在哪里下单的评论,更为王孟杰打开了线上卖服装的新思路。

  现如今,王孟杰在抖音平台每个月销售额就能达到600万元,线下实体店基本作为拍摄基地使用。一般年末都是服装销售旺季,但今年受疫情影响,不少实体服装人受打击不小:零售实体店主要承担房租成本,做服装批发的小生意人现金全压在库存上,少则几万多则十几万元。

  而主攻线上的王孟杰似乎没有这样的烦恼。受工厂停工、发货时间延后的影响,今年年初王孟杰的抖音更新频率有所降低,但由于她没有房租、库存以及人员工资等现金周转压力,今年的疫情只是相当于给她放了个长假。

  而不少实体企业为了快速清除库存,也开始在抖音上做起直播。“对中小企业来说,只有加速转型线上,摆脱单纯对实体销售的依赖,才能降低公共安全事件对我们的影响。”王孟杰说。对于过去专注线下的中小企业来说,此时加快转型布局线上更有深远意义——行业大变革中总蕴含着弯道超车的机会。

  比起单纯依靠线下销售的企业,线上线下两条腿走路的玩家普遍拥有更加灵活的渠道、变通能力以及抗风险力。未来线上产品和服务的商业价值将进一步凸显,而此时率先借抖音平台发力营销、并提前布局线上业务实现交易闭环的企业,相比同行将更有先发优势。

靠短视频自救

乾元商学院

  不少企业试水,也从侧面证明了线上经济模型的巨大潜力——对大部分中小企业而言,通过互联网自救已经是当前最好的出路。毕竟线下消费场景有限,用户注意力和流量都被迫转移到互联网,线上产品和服务已经呈现出爆发趋势。

  据Questmobile显示,在今年春节期间,居民聚会出游计划被打乱,在线娱乐如游戏、短视频平台流量激增。大家足不出户,原本在2019年哑火的生鲜电商年初重燃希望,如今也成为用户置办食材的首选。

  尤为火热的还有在线办公,不少平台因为短时间内涌入太多用户而崩溃;学校推迟开学、线下培训机构被叫停,在线教育更是成为热门赛道,疫情期间,大平台的日活大多实现了100倍甚至1000倍的增长。相比线上产品,原本集中在线下交易的中小企业转到线上,其优势往往会成倍放大。

  而中小企业走向线上,短视频营销是一个性价比极高的切入口。随着广告投放智能化和客户需求多元化,企业用短视频作为营销载体已经是大势所趋。加之短视频平台仍然是互联网应用中的流量高地,凭借短视频逆风翻盘的企业并不在少数。

  更重要的是,中小企业不仅能享受短视频营销红利,还能以平台为基础、建立自己的品牌流量,打通线上线下的销售界限。今年疫情之下中小企业普遍受挫,不少平台纷纷伸出援手,其中也不乏短视频的身影。

  2月14日,巨量引擎旗下企业号、巨量学堂等商业产品与抖音、飞书共同启动“中小企业护航计划”——“战”疫期间,企业在抖音平台可以享受多项公益扶持政策,如0门槛入驻企业号、免费课程学习、超3亿的流量扶持、开放转化工具以及远程协作支持等服务。

  以0门槛入驻抖音企业号为例,正常流程下企业认证抖音企业号需要缴纳一定费用,虽然价格不高,但难免会将心存疑虑的企业拒之门外。通过这项扶持政策,在2月14日-2月29日期间,企业主可免费认证抖音企业号资格,并获得蓝V标识、视频置顶、官网链接、商家页面、私信自动回复以及数据分析等专属权益。

  经历了这次疫情,刘正也关注到抖音的公益扶持政策、并尝试免费入驻平台。在他看来,比起对热门赛道的关注,市场遇冷后抖音将目光聚焦在危难下的中小企业,更能让企业主们感受到平台的社会责任感。同时,对于不擅长制作短视频进行产品营销的企业,巨量引擎营销认证及旗下“启明学院”为中小企业主提供大咖免费课程培训,其中包括企业号功能讲解、内容运营、抖音视频拍摄、以及粉丝运营等技巧。

  最关键还在于产品变现环节。在对企业进行流量扶持之外,抖音还为商家升级了“团购”功能,即接入三通一达、顺丰等配送下单体系,使线下商户不到店也能完成交易闭环,直接打通用户线上团购、信息填写、商家接单到物流配送到家的全链路。这点对于中小企业主来说尤为重要——他们曾经踩过不少推广渠道的大坑,高成本与低转化率长期不匹配,可害惨了这些企业主。

  而入驻抖音,则意味着中小企业将几乎以零成本加入这个巨型流量池,他们面对的客户,也不再是线下小猫两三只,而是数量过亿且购买力强劲的潜在消费者。这些扶持政策提供的一体化短视频营销解决方案,不仅能快速帮助中小企业将生意线上化,更能最大程度满足他们品效合一的诉求。

“挺过去”

乾元商学院

  内容创业者安琳很庆幸,公司过年前还未来得及给员工发放年终奖金——否则公司账上的现金储备有限,以公司当前基本停业的状态看,肯定熬不过这个“冬天”。

  安琳所在的内容行业没有过多实体资产,完全依赖于从业者的聪明才智,因此人力就成为内容创业公司的巨大成本。延长放假时间、推迟复工,也意味着公司此后的工作计划被全部打乱。如果上游甲方公司都难逃一劫,投放预算大幅减少,那么安琳这样的内容公司更无法从中分得一杯羹——团队收入缩水几乎是必然的。

  更糟糕的是公司运转长期依赖几个大客户,如今甲方市场受到疫情波及、投放预算减少,不仅整个团队收入要缩水,如果再没有新客户填补空缺,现金流入不敷出很快会将安琳所在的小创业公司击倒。

  没有客户就意味着无工可开。最近一个月,安琳不断通过朋友圈、好友关系、甚至社交平台等线上渠道寻找新客源——这在安琳看来,已经是度过寒冬唯一的机会了。江天皓所在的公司负责影视项目宣传工作,作为行业“螺丝钉”的他也同样不能幸免。

  影视圈工作强度大,比如江天皓平时工作就相当忙碌,周末也在拼命加班加点。但一场疫情几乎让所有剧组停摆,江天皓也从旋转陀螺的状态停下来,瞬间变得无事可忙。

  江天皓过去主要负责跟剧组、组织路演和明星见面会等工作,如今在疫情期间,他不得不将更多心思转向线上营销的各类玩法,提前给未来工作铺路。在这场疫情中,大部分中小企业都在艰难求生,但也有“塞翁失马”的幸运儿。

  刘正经营着一家小规模的线下K12教育培训班,一个月营收就有几十万元。今年寒假线下补习班全部停课,开学时间也不断推后,刘正的公司险些断了粮。他不得已联系了几位资深老师、迅速攒起一期中考短期培训课程进行线上售卖。谁知得益于暴增的线上流量,他的课程销售情况火爆,短期内就报满了几百名学生。

  线上授课的“意外之喜”为刘正打开了另一扇窗。但再上一节楼梯后,刘正又面临着新困扰。“原本线上获取一个意向家长的均价在90元,现在这一数字已经增长至300元,”刘正说,“整个行业的营销成本不断上升。”因此对于刘正这样从线下转线上的中小企业来说,他们亟需高性价比的营销渠道。

  只有在危机中勇于提前布局,才能胜人半子。


分享:
cache
Processed in 0.00701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