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总裁班报名电话

010-62750882

24小时报名热线
首页 > 新闻资讯 > 中国企业家工商管理特训班告诉你成大事者不纠结

中国企业家工商管理特训班告诉你成大事者不纠结

北大总裁班 2019-03-04 新闻资讯 53

  保持现实,保持接受信息,并且务实。乐观有时是错的,可能导致失败,你必须清醒地面对现实,并且时刻准备好。——吉姆·罗杰斯

  对话|吉姆·罗杰斯宋立新整理|施雨华

  失败要趁早

  宋立新:我听说你的大女儿会说很流利的京腔普通话。

  罗杰斯:我的两个女儿都很会说中文,不是京腔,是CCTV腔,她们不会发儿化音。有一个女儿在新加坡拿了最佳中文奖,她是蓝眼睛黄头发,却成为了新加坡讲中文最好的人,我很骄傲。

  宋立新:这可能跟你的期望有关,为什么你对中国有这么大的信心?

  罗杰斯:21世纪会成为中国世纪。你正在一个对的时间、对的地方,所以我会希望我的女儿们能说非常完美的中文,而且了解亚洲。这就是我卖了美国的房子搬到亚洲来的原因,这样我就可以提前帮助她们为将来做好准备。中国存在很多问题,但每个国家、每个人、每家企业,只要是在上升阶段,都会伴随许多问题,不必担心。

  宋立新:你觉得中国的女性和中国的股市有什么共同点吗?

  罗杰斯:中国股市起起伏伏,我估计中国女性的情绪也比较起伏。我对中国女性没什么好抱怨的,倒是对中国股市有些抱怨,但中国的股票还是让我挣了一些钱。在2014年,中国股票的表现是全世界最好的,所以我觉得它可能会平息一段时间,但我还是期待将来能买到更多的中国股票。

  宋立新:你的投资经历里有很多成功的案例,也有很多失败,很多人在经历惨痛的失败之后就没有勇气重新开始了。

  罗杰斯:是的,我刚入行时,有一次特别大的成功,周围所有人都破产了,我却赚了很多很多钱。我当时想,老天,这也太简单了,我在这行得有多成功!但没想到5个月之后,我就失去了一切——我也破产了,从全世界最聪明的人变成了全世界最傻的人。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现在我跟很多人说,失败不是什么错,失去很多钱也不是错,但这样的事情最好发生在你年轻的时候,当那些钱还不是很多的时候。失去10万人民币要比失去1亿人民币好太多了。如果你在60岁时第一次失败并失去1亿人民币,那会很痛苦;而在年轻的时候失去10万人民币并不一定是坏事。我当时非常狼狈,但我恢复了。

  宋立新:我想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样输得起,但你这句话会给很多年轻人鼓舞:失败要趁早。

  罗杰斯:说回股票的话,当我遭遇失败,我一定会说那是我自己的错。很多人会怪罪代理人、杂志,把责任都推给别人,但我知道如果我失败,那一定是因为我没有做好充分的分析和研究,我准备得不够充分,所以我可能变懒了。

  别想不犯错

  宋立新:男人在什么样的生理年龄和心理年龄才能够拒绝诱惑?

  罗杰斯:希望永远不要。

  宋立新:诱惑太多不会扰乱你的判断?

  罗杰斯:不不,我的意思是不要抵抗好的诱惑。很多事情会毁了你,喝太多酒,青睐太多女人。但很多诱惑是有益的,例如机会的诱惑、冒险的诱惑、刺激的诱惑。对于好的诱惑我希望我一直可以有,只要我做足分析,在我准备好了的状态下,我希望它一直存在。

  宋立新:你还有学习的热情和承受失败的勇气,所以你拥抱所有诱惑,然后再来分辨好和坏。

  罗杰斯:我知道自己还有热情,还想看很多事,想探险。我知道我会犯错,如果我再也不犯错了,那只能说明我没有再尝试了。如果你不犯错,说明你就是坐在那儿什么也没干。我不想这样。

  宋立新:所以人们说,一个人的成功是靠他的错误累积起来的。在一个企业变大的过程当中,犯错的几率也会变大。你觉得这话适用于一个国家吗?我希望你对中国能提一个建议。中国这些年的发展速度是蛮快的,你觉得它有可能犯下什么错误呢?

  罗杰斯:中国是过去30年最成功的国家,但也有错误。我现在能看到的是,你们的货币应该可以自由兑换,你们的政府在花10年的时间让它变得越来越容易兑换,但如果是我,今天下午就会这么做。他们没必要再等了,因为这对中国、中国人和全世界都很好。中国让很多外国人很难买到中国的东西、中国的股票,这对中国并不好。还有,中国或许应该放开生育政策了。

  宋立新:我知道你并不是很看好中国的A股市场。

  罗杰斯:我的确有很多中国股票,但A股价格太高了,B股、H股就便宜很多,我买便宜一些的。人们在电视里、互联网上,看到了很多成功故事,但投资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那需要很多的工作,如果做得不够就很容易犯错。

  宋立新:我听有些年轻人说,把快乐当作唯一的标准,可能我们年轻的时候会很幸福很快乐,但年纪很大的时候就会变得很悲惨,因为错过一些机会,没有积累足够的财富。

  罗杰斯:当然不是说每个人都能成功,生活中就是有人不成功——他们的国家、公司、家庭不成功,我们没办法控制这些,没有人能解决这些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至少能找到自己喜欢的,追随你的热情。你还是可能不成功,也许有一天你也会不开心,但如果你不尝试,一定会不开心。很多人跟我说,如果你骑着摩托车环球旅行,你很可能会死的。我说是的,但如果我连尝试都不敢,那我会变得更糟糕。突然有一天我会醒来:我一直都想骑摩托车环球旅行,但我从没有尝试过。你能想象一个人85岁的时候说“我甚至没有试一下”吗?即使失败也好过试都没试过。人们说你会死的,是的,但至少我会笑着死。我在纽约也可能被车撞死啊,一样是死,但没有那么开心。

  宋立新:你说得特别好。不过,他们说尝试经常会带来焦虑,而焦虑是所有投资人的通病。

  罗杰斯:是的。因为当你做投资的时候,一直在想它到底是在往对的方向走还是在往错的方向走。当感觉在往错误方向走的时候,你会焦虑:我是不是做了错的事情?如果它继续往错误的方向走,我跟你说,那一点也不好玩。做投资就是会焦虑,压力很大,如果不喜欢焦虑和压力,那就别做投资家,做个图书管理员。也许做图书管理员也会有压力,但小多了。

  学着向前看

  宋立新:你真的觉得投资是一个快乐的职业而不是一个悲惨的职业?

  罗杰斯:我刚进入华尔街时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我连股票跟债券有什么区别都搞不清楚,但对我来说这是生命中最有意思的事情,而且我知道只要我做得对,就可以挣到很多钱。每天早晨醒来就迫不及待地去上班,尝试比别人更聪明,尝试理解什么对什么不对,我觉得这件事很有趣,即便是在困难的处境下也依旧如此。对我来说,做投资是一个人跟全世界对抗。

  宋立新:你买了一只股票,你可能买得太贵;你卖了一只股票,你可能卖得太早。在贪婪和恐惧之间永远是有落差的,怎么办呢?

  罗杰斯:是的,在投资上,比其他事情更是这样:你不应该往回看。我以前也会后悔买得太晚或卖得太早。但现在我不再往回看,决定一下,你就该往前看了。我并不比任何人更加聪明,我只是犯了太多错误,于是学着向前看。

  宋立新:旅行是不是帮你治愈焦虑?

  罗杰斯:它告诉我很多:有的国家在上升,有的国家在下降,有些国家很富有。这都没关系,世界一直在变化,这是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一课。

  宋立新:我觉得你是在旅行中让不确定来对抗不确定。你不让自己停下来,你让自己不断地吸收新的东西,以不断地冲淡昨天的失败,获得新的成功。在你旅行的过程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通常都是什么?

  罗杰斯:每天想的都是我还能活着吗、会不会进医院、会不会进监狱。我今天出门,大概能想到我能看到什么,但环球旅行时你不会知道自己能看到什么。即便是不好的经历都能教会你一些东西,它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宋立新:保持乐观?

  罗杰斯:不,保持现实,保持接受信息,并且务实。乐观有时是错的,可能导致失败,你必须清醒地面对现实,并且时刻准备好。

  宋立新:你去过那么多的国家,觉得人的共性是什么?

  罗杰斯:我们都是一样的,相同程度令我震惊。他们问我去过哪儿,我说我去过这儿。他们说,那里的人太差劲了,你还活着太令人惊讶了。然后又问,你要去哪儿?我说我要去那儿。他们说,你会被杀的,那里到处是坏人,他们跟我们有不同的皮肤、不同的衣食、不同的语言、不同的宗教。我们到了那里,发现他们和我们是一样的。我们听到那样的故事,是因为我们不了解他们。

  穿过安哥拉的城墙时,一位将军让我们停下,说不能再往前走了。到处都是士兵,有枪。我也害怕。我有一个拍立得,想到世上还有很多人从没看过照片就拿了出来,给一个士兵拍照。他有可能对我开枪,但我拍了一张,拿给他看。他从没见过,非常开心。然后将军也来了,我又给将军以及其他人拍了照。这是在非洲中部,有一场战争正在进行,我却在给大家拍照片。本该令人害怕的旅程,最后却非常有意思。在撒哈拉大沙漠——全世界最美的地方,没有污染,没有噪音。在那里你能感受到脸上的微风,很滑很软,非常浪漫。你去过敦煌吗?

  宋立新:没有。

  罗杰斯:让我带你去看看中国吧,我都去过3次了。

分享: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6569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