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总裁班报名电话

13521837775

24小时报名热线
首页 > 新闻资讯 > 北京大学EMBA总裁班告诉你“奔三”员工的职场焦虑

北京大学EMBA总裁班告诉你“奔三”员工的职场焦虑

北大总裁班 2019-02-28 新闻资讯 29

  三四月份一般被称为“跳槽季”,是拥有一定工作经验的职场人跳槽求职的最佳时间。当毕业时的理想被生存的压力吸干水分,职业的前景和规划逐渐清晰,这些已经奔三的职场人却都纷纷表示“很焦虑”。燕赵都市报记者在网上发布的《奔三的你因为工作焦虑了吗?》调查问卷中,有180位网友表示非常焦虑,占投票总数的59%,而感到工作顺心的只有3人,占投票总数的1%。忧郁、烦躁、失眠,这些被认为是职场焦虑症的普遍表现,正在成为影响他们生活的首要因素。

  出镜人物:沈子琪职业:某银行客服人员职业焦虑根源:工作强度大,怕怀不上孩子

  记者见到沈子琪时,她刚下夜班。“上夜班上得皮肤都不好了,总是长痘痘,用多好的护肤品都不管用。”沈子琪一边往嘴里扒拉着饭,一边和记者说着,“这次上的大夜班,太饿了,别介意。”沈子琪口中的大夜班是从晚8时上到早8时,除了后半夜能眯一会,她随时都得准备着接客户的各种咨询电话。

  平均每天接两百多个电话,每小时只有3分钟上厕所时间,8小时白班只有半小时吃饭时间,颈椎、腰椎都成了“问题零件”。“不论在银行哪个部门工作,都得多一份小心,要是因为解答错误给客户造成损失就麻烦了。”沈子琪说。长期的客服工作还让她闹出过笑话,“好几次下班后接电话,开口就说"您好,请讲",被朋友们奚落了好多次。”

  半年前,沈子琪从邯郸某网点抽调到石家庄,虽然与同事工作强度一样,但只能领到3000元的月薪,年前的福利也只有一张300元的购物卡。而支持她努力工作的最大动力是和在石家庄工作的老公团聚,并且能够早日有一个宝宝。

  前段时间因为胎儿胎心不正而导致的流产,让沈子琪现在都没缓过来。每天早上5时就醒,想睡也睡不着。她说:“像我们这样读完研出来工作的女生,都已经奔三了。现在孩子没了,心里不是滋味。”虽不清楚流产的诱因,但是沈子琪认定“高强度的工作,肯定不沾光。”而现在她的心里仍然抹不去那个“怕”字,“我怕怀不上,又怕怀上了保不住。”沈子琪心有余悸地说。

  当记者问及是否考虑跳槽时,沈子琪说:“今年年底要能正式调过来就还好,不然就得跳槽。”

  出镜人物:田甜职业:中学语文老师职业焦虑根源:职业无创新,跳槽无目标

  田甜是市内一所重点初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今年开学第一天的6时10分到6时20分,田甜设置了5个闹钟,谨防自己睡过头。7时20分之前,她必须赶到班上盯自习课,“工作一年多了,早晨就没好好吃过饭。”

  每天除了自己原有的4-5节课,田甜还要盯两节自习课。有时候因为别的老师请假,她还要加课。正常情况下,她可以在下午5时30分之前到家,但是如果还要处理学生事务,就得到晚7时以后。“上一天班,就像上了一辈子。每天都是这点事,耗在学校里。”

  作为班主任队伍中的“菜鸟”,唯一能够被田甜看作创新的就是想办法“治”学生。“班上的孩子正处于青春期,不能骂更不能打,是最难管的时候。”田甜举了一个例子。班上有两个男生总是课上传纸条,田甜发现后就把两个学生叫到外面,让他们一个在楼上扔纸条,一个在楼下接,然后再互换位置继续,直到学生主动投降。

  田甜还抱怨:“教学任务完不成,压力大。女老师太多,怀孕还要打报告、排队。”与此同时,2000多元的月薪也让田甜觉得,“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田甜和同事们的微信群里经常会有人分享,哪个学校的老师偷偷在外办班,几天就赚上万元。田甜试了一次便败下阵来,“平常的工作已经很累了,身体扛不住。一学期缺的觉,都靠假期补回来。”

  田甜曾向老公咆哮道,“我要换工作。”可老公一句“不做老师,你能干什么?”,却让她无言以对。“如果真是辞了工作,我也不知道该干什么。马上到省公务员考试了,我好好复习吧。”

  出镜人物:于磊职业:土木工程师职业焦虑根源:行业下滑,不知路在何方

  从今年元旦开始,于磊便成了职业奶爸,因为所在公司的在建项目遭遇停工,项目上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工作人员都被迫回家待命。最近,于磊再次回到工地,得知老板还未上班。“年前让回家等信,我就不踏实。现在更得好好找工作了。”于磊说。

  2006年,高考完报志愿时,家人一起为于磊选择了一所建筑院校的工程管理专业。那时候赶上了房地产发展的黄金十年,于磊也对自己未来的就业充满信心。毕业时他才知道,像保利、万科这样的国企,一般只有重点院校的学生才有机会。而他这样的二本院校毕业生,能够进入省级建筑单位已属不易。

  参加工作后,他从技术员干起,脏活累活干了不少,工资也不尽如人意。最让他孤苦的是长期一人漂泊在外,“搞工程的人,都是项目到哪儿人去哪儿,因为异地恋而分手的不在少数。”现在已经毕业5年,于磊干的还是施工,离自己的职业规划越来越远,“本来希望30岁的时候干个项目经理,40岁的时候坐上副总的位子。现在看来,根本没戏。”

  一年前,为了与妻子团聚,于磊跳槽到了石家庄一家本地房地产企业。今年,由于各方面原因,很多在建项目都处于停工状态。这些项目多半手续不全,在审批愈加规范的现在危机重重。年初便开始留意房产招聘的于磊发现,不少地产企业只是在做“假招聘”,身边的同行也纷纷考虑去北京找机会。“我想换个行业,总不能一条道走到黑。”于磊说。最近,于磊看到一家本地房产网站正在招聘,他打算投个简历,可是又担心将要跳进另一个下滑的行业中。  

分享: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