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总裁班报名电话

13521837775

24小时报名热线
首页 > 新闻资讯 > 怎样开会才能更高效?北京大学EMBA总裁培训班教教你

怎样开会才能更高效?北京大学EMBA总裁培训班教教你

北大总裁班 2019-02-01 新闻资讯 28

  “开会”的名声非常不好,因为很多人真正能通过会议这个形式取得什么成果的很少。大多数的场景是这样的:

  几个人围着桌子坐着,心里默念,“今天会议没什么特别的议程。像往常一样,我们就抱怨下、做些没什么干系的发言就好了”。

  那么,如何让“开会”变得有序、有激情、有效率?这里有4个小细节,颇值你好好应用。

  开会的效果为啥总是这么差?

《星际迷航》里的寇克船长说,如果“开会纯粹就是浪费时间”的说法有半分正确,那你多半曾在开完会后犯过嘀咕——开这种会,能有一丁点儿用才怪!

  《星际迷航》里的寇克船长说,如果“开会纯粹就是浪费时间”的说法有半分正确,那你多半曾在开完会后犯过嘀咕——开这种会,能有一丁点儿用才怪!

  25年前,心理学家加罗德·斯塔瑟(Garold Stasser)和威廉·泰特斯(William Titus)出版了关于“决策小组中的沟通状况”的研究成果。虽然这些成果已是四分之一世纪之前的东西了,但时至今日,它在很多情况下依然适用。

  他们发现,人们在开会的时候,有相当多的时间都浪费在听别人讲那些人人都知道的事情上。更让人郁闷的发现是,真的带着新信息来的人(而且只有他们知道这些信息)往往无法提醒其余的参会者去了解这些信息。

  结果就是:这种情况下做出的决策,往好里说是“还凑合”,往坏里说就是“相当糟糕”。

  更多近期的研究证实了他们的发现。

  例如小詹姆斯·拉森(James Larson Jr.)和同事们所做的一项实验:他们给一群医生看了两个诊疗录像。看录像时,医生们被分成了小组,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每个小组看到的录像都有一点儿差异。此外,有些医生得到了两个患者的个人信息。结果就是所有的医生都了解到了两位患者的部分信息,但没有一位医生掌握全貌。

  看完录像之后,医生们需要跟另一个小组讨论病例,商量出一个诊疗方案。研究者对实验的设定很聪明:

  只有当所有医生都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分享出来的时候,才能做出最准确的诊断和治疗方案。

  然而研究者发现,信息的共享程度极少能达到最准确诊断的要求。因此,不那么理想的决策就导致了没那么好的治疗方案。简言之,结果不好。

  4个“四两拨千斤”的开会方法

那么,我们能采取什么措施来确保人们毫无保留地共享信息,高效地进行沟通呢?以下就是4个“四两拨千斤”的开会方法,在工作和生活中都适用。

  那么,我们能采取什么措施来确保人们毫无保留地共享信息,高效地进行沟通呢?以下就是4个“四两拨千斤”的开会方法,在工作和生活中都适用。

  第一,请参加会议的人在会议开始前提交信息。这或许听起来有点儿太简单,可极少有人真的付诸实践。这样做之后,大家提交的看法和意见就不大可能受到他人影响。

  这个方法对那种希望得到创新想法的会议尤其管用。请大家事先提交想法,往往能让更多人的意见得到倾听,于是就能收集到更多新创想。培训课程和家庭会议也能使用类似的方法。

  例如,如果你面临一个问题或一项挑战,需要每个组员都贡献智慧,那么,与其让每一个人都同时说出想法和建议,更高效的做法是请大家花几分钟静静地想一想自己的主意,然后写下来,提交给全组。

  这样做能让那些比较安静的小组成员也能畅所欲言,免得他们的声音被大嗓门的组员淹没。除了一小段静悄悄的时刻之外,这个方法的成本几乎为零。

  第二,组织会议的人最后一个发言。组织会议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的意见会影响大家,这个问题之普遍简直令人吃惊。

  如果一个领导者、经理或家长先把看法说了出来,小组成员往往就会下意识地听从,其他的想法和意见就没有机会产生了。

  避免这种潜在的不良影响的方式之一,就是让领导者先听完大家的看法,然后再表达自己的意见。

  第三,做个任务清单会很有用。医生们确保自己做出准确诊断并采取正确措施的常用方法之一就是列一个简单的清单。就像阿图·葛文德(Atul Gawande)在他的著作《清单革命》(The ChecklistManifesto)中所说的,这些清单中包括一些简单得令人吃惊、可万一漏掉了就会要人命的条目。患者的名字跟真人对得上吗?我有他的病历吗?他对什么东西过敏吗?我知道他的血型吗?

  就像飞行员在登机前会列一张清单一样,会议的组织者也需要仔细想想,准备清单上该有哪些必不可少的条目。参会的人选恰当吗?大家的经验是否平衡得当?有没有那种以积极正面的方式提出反对意见的角色?

  第四,朱丽叶·朱(Juliet Zhu)和J.J.阿戈(J.J.Argo)近期的研究指出,对会议的座次安排做出微妙的调整,就能够影响人们的注意力重点。

  例如,他们的研究发现,圆桌式的座位能够唤起人们的归属感。因此,参会者更容易重视小组的整体目标,也容易被强调全组利益的信息(而不是个别人的收益)和提议说服。

  相反,当座次安排呈现出带角的形状(比如L形)或方形的时候,效果刚好相反。这种座次安排激发了人们对独特性的追求。因此,人们更容易响应那些以自我为中心的信息和提议,容易表现出个人主义。

  研究人员总结说,如果会议目的是创造合作互助的气氛,那么圆桌式的排位更有利。因此,如果一个团队领导者想要说服员工齐心合力行动起来,那么他最好把大家的座位摆成圆桌式的。如果员工中有平素不大合群的人,这样做就愈发重要。

  然而,如果团队领导者希望让团队成员为自己的行动负起责任,那么正方形或长方形的桌型会更好。

  当然,某些会议既需要合作,也需要个人采取行动。因此,你或许需要在进程中调整桌型。

  例如,一名会议组织者发现会议初期需要大家团结合作,那么他就把这段时期的座位摆成圆桌式的,等到会议的重点转变成需要个人关注的议题时,如果必要的话,他就可以做出小小的调整,把座位摆成方形的。

  会议组织者可以采用的另一个小调整是,开会之前就把座位分配好,而不是让大家自行找位子(要知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任何一个婚礼策划人都会告诉你,当人们看到写着自己姓名的桌卡时,都会乖乖地坐下。

分享: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