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总裁班报名电话

13521837775

24小时报名热线
首页 > 新闻资讯 > 汇聚全球管理思想

汇聚全球管理思想

北大总裁班 2018-10-23 新闻资讯 24

未来15年我们有50%的工作将被人工智能取代,过去17年已经有一半的公司在世界500强中消失。我们生活在不确定的世界里,如何在不确定中生长,对于每个个体和组织都是不可避免的话题。稳态已经消失,只拥有一项技能的个体和只关注一件事的公司被淘汰的风险大大增加。你不仅需要有跨界的能力,还必须有多元的思维,才能看清世界的变化,跑在趋势之前。


1835年,26岁的查尔斯·达尔文来到加拉帕戈斯群岛,在岛上的考察经历成为他发表《物种起源》的重要依据,从此「进化」成为人类的共识。但百年来,我们一直忽略了一件事,即我们不管如何进化、成长,都有一个前提:万物共生。生物是共生的,人是共生的,组织是共生的,我们的学习也应该是共生的。「共生课堂」也由此应运而生,它的愿景是「好老师 真知识 团队学习 共同成长」。


第一期「知室·共生课堂」大型公益讲堂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召开,汇聚了6位不同领域的学者,他们将各自的真知实践分享出来,帮你拓展思维的边界。


1

王登峰:中国人的人格


北京大学心理学教授、教育部体卫艺司

司长王登峰


在现代社会急剧变化的过程中,每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就决定了他跟他之外的人和世界,以及他跟他自己的关系。而这三个方面的关系,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人格的核心。你怎么看待你自己,如何对待你自己?你怎么看待其他的人,如何对待其他的人?你怎么看待这个世界,如何去对待这个世界?由此反映出来的我们这一个人的所有的特点,就是我们所说的人格。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充满自信,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们对我们自己以及对我们身边的人,他们将要做什么,将要对我们做什么,将要对外界做什么,是有一定的预测能力的。如果我们失去了这样的一种预测能力,那么我们就会陷入一种无边的焦虑之中。我们为什么会害怕精神病人?因为我们对精神病人下一秒钟,一分钟以后,他会说出什么来,他会做出什么来,我们是无法预测的。这就是我们要对人格感兴趣,研究人格的最根本的原因。


新微博斯特新国际词典,1925年版,把它里面用来描述人的特点的形容词全部挑出来,是17000个,也就是用17000个英文形容词,就可以穷尽人的所有的特点。17000个人的特点需要几个维度来界定?西方人发现只要用五个维度就可以了。这也就是西方人的大五人格结构。即开放性、公正严谨性、外向性、愉悦性和情绪性。



要描述一个中国人,西方人最少可以用五个形容词,而且这五个形容词都是相对独立的。而中国人要描述清楚,一个人至少需要七个形容词,而且这七个形容词之间还有很多的交集。这七个维度分别是外向性、善良、行事风格、才干、情绪性、人际关系和处事态度。 


讲到人格,实际上就是指的一个人的外在的表现和他的内心的、内在的品质。在人的行为里,人的内在品质不能简单地通过外在表现来推断,所以中国人才说日久见人心,需要很长的时间,你才能了解他的内在品格。西方人讲的人格也有外在表现和内在品质之分,但是外在表现就是内在品质,它是可以直接对应的。 


在东西方文化交融的过程中,中国人受到西方文化越来越多的影响,而且这个影响年龄越低,影响越大。但同时在中国社会里面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子还是非常清晰的。中国人能够在这个急剧变化的世界中保留我们的本色,同时又能够自如地应对,我想这应该是我们当今社会文化学者、各个方面的学者都应该关注的问题。 


2

陈春花:共生,未来企业组织进化路径


北京大学王宽诚讲席教授

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


我非常感谢知识实验室和其他五位嘉宾,让我们共同去创造一个课堂,这个课堂叫共生课堂。「共生」的出现是我对组织研究的一个新的理解,今天的组织应该怎么去面对挑战? 


我大概用六年的时间与合作者一起去看组织的变化,今天单从组织这个维度看,会发现三个特别巨大的变化:


1.深度关联而又表面无序的市场;

2.没有注定成功的金科玉律;

3.无法预知的新挑战。


组织面对的这三个根本性问题,使我要找一个新的组织形态来回答。我之所以提出「共生型组织」这个概念,就是源于我对这些问题不断地思索。我们在组织理论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马克思·韦伯的科层理论,我们今天还是层级的管理方式,接下来是彼得·圣吉的学习型组织出现。但今天要进入第三步,就是找到共生型的组织。


共生型组织的核心就是开放边界,引领变化,彼此加持,互动成长,共创价值,然后找到我们彼此之间的核心价值,在一个组织系统中成长起来。共生型组织是一种基于顾客价值创造和跨领域价值网的高效合作组织形态,它使组织获得更高的效率。


共生型组织有四个非常重要的特征:


1.互为主体性;

2.整体多利性;

3.柔韧灵活性;

4.效率协同性。


如果我们想做共生,就不能有主客体,不能认为只有你是主体,必须把所有人都看成是彼此是主体。同时一定要保证多方的利益、多元的利益,各种参与者彼此之间的利益,当所有的利益都能被保护时,我们才能共生。然后要有柔韧的灵活去互相适应,最后我们会得到一个非常高的协同效果。


这四个特征使共生型组织与以往所有的组织形态都不太一样,这要求我们在认知上要有两个突破:


1.打破边界,让组织「似水一样」。主要是员工边界和顾客边界。


2. 慢就是快,走「不可替代」的路径。



有了这两个认知突破,我们就能讨论共生型组织到底怎么做。我们需要做四件最重要的事,即共生型组织的四重境界。只有思维方式的调整,甚至境界上的调整,才能做出共生型的组织。这四重境界分别是:


1.共生信仰要有一种共生的信仰。我们要相信共生。相信共生这个信仰时,大家要注意三件事:自我约束,中和利他致力生长。


2.顾客主义。今天所有东西都不确定,只有一个东西确定,就是顾客和你自己。一定要沿着顾客的角度去思考所有问题。


3.技术穿透。今天技术的力量比任何一个时间都更为重要。


4.「无我」领导。在今天任何一个组织的领导人都要求你是一个无为的领导。我也在《共生》中很清晰地告诉大家「无我」领导的三个主要特征:引领陪伴,协同管理,协助赋能。


你能做到这些时,就会形成一个共生的存在空间,这就是共生型组织的四重境界。


为什么我会得出这些结论?这源于做组织研究我个人所坚持的立场。我在做组织研究时,坚持三个有关组织理论的立场:


第一个立场,关于组织的研究和讨论常常与时代背景深度关联。


第二个立,影响组织环境的变量非常多,而组织中的人的行为更加无法预测,人所具有的能动性和主观性,又使得人可以抗拒很多外在影响因素从而按照自己的意愿行动。


第三个立场,正是个体与组织之间的动态组合,才使得组织和个体都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价值。


最后我用《共生》这本书中,表达共生型组织的核心概念给大家最后总结。我们在谈共生这个概念时,就是希望沿着顾客价值的本身去理解人们在这个整体的组织中行为的特殊性,更重要的是形成组织和组织之间的效率,以获得更大的成长。


3

王旭东:敦煌奇迹,多元文化的交融


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


很高兴来到共生课堂,跟大家分享敦煌的故事。敦煌是一个非常遥远和神秘的地方,它位于中国的西部,在茫茫的戈壁黄沙包围之中。在这片土地上,分布着包括莫高窟、榆林窟在内的六个石窟。在莫高窟735个洞窟中间有492个洞窟,保存有壁画和彩塑。在这些地方我们可以看到几大文明相互交融,文化的基因在不断地累积和传承。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让不同的宗教,他们的这些形象来到同一个洞窟?因为这些供养人来自不同的地方。



我们在敦煌的洞窟里头可以看到不同的民族都在这个莫高窟出现了,是为什么?这是不是一种共生?所有的洞窟都是来自来往于丝绸之路沿线的这些信徒,他们因为信仰在这个地方开凿,整整持续了1000年。


我们也有非常有趣的一个现象,在早期的洞窟里面,我们供养人的形象是非常小的,有些不到20厘米,但到了晚唐五代以后,供养人的形象非常的高大,甚至跟真人的像一样大,而且处于非常重要的一些位置。这是什么原因?我个人的一些理解,就是人性已经远远超过了佛性。所以这也是佛教逐渐走向式微的一个体现。


敦煌莫高窟就是在这样一个善巧心理和广阔的空间中间,用多元文化的不断融合造就这样一个艺术宝库。在这样一个艺术宝库的开凿过程中,我们要感谢两条河流,一条河流就是莫高窟前的这个宕泉河。第二条河流,就是有佛教滋养的人的心灵之河,这是信仰的力量。



为什么这样一个如此伟大的艺术,会诞生在这样一个荒凉而寂寞的戈壁深处?敦煌是古代丝绸之路非常重要的一个咽喉地带。因为它的特殊的地理位置,赋予了它能够承担起这样了不起的历史责任。它赋予我们的祖先向西进取的雄心和向东回望的无限乡愁,它表明中华民族是一个向往和平的民族。


在1987年莫高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因为它的价值的无比重要。在70年中间,一代又一代莫高窟人,来到了敦煌来从事保护,来从事研究,来从事弘扬。日本朋友来了,美国朋友来了,欧洲的朋友来了,我们中亚的朋友也来了,我们也走出去了。我们香港的朋友,台湾的朋友,我们这些同胞一样加入到保护、研究、弘扬敦煌的这样的队伍。


现在我们不断地走出去,请进来,让更多的学者、更多的年轻人来加入到敦煌研究院,保护、研究、弘扬敦煌这个队伍中间来。我们希望未来的敦煌研究院能够把敦煌莫高窟建成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的典范,把敦煌研究院建成最具活力的敦煌学研究实体。把敦煌建成敦煌文化最具影响力的敦煌文化的传播与交流平台。希望有越多的朋友们跟我们一起来不断地挖掘敦煌文化它蕴含的一种文化价值和人文精神,在这样一个时代来树立我们的国民的文化自信,来为「一带一路」倡议所提出的五通——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贡献我们的力量。 


4

龚克:可持续发展,共同的责任


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副会长龚克


可持续发展讲的是一种发展方式,那么这种发展方式导致的新的文明形态是什么呢?就是生态文明这样新型的。它超越了工业文明,建立了人和自然的新型的关系——和谐共生的一个关系。


今天这个课堂的名称叫共生课堂,那么谁和谁共生呢?我理解是两个共生,一个是所有的人,各国各民族的人民要和谐相处共生,一个是人和自然要和谐相处共生,而这两个共生恰恰是今天我们要讨论的可持续发展想达到的目标。


我们进入工业社会以来,看到的是经济的快速增长,社会的不断发展变化,与此相伴随的是我们人口的快速增长,而这种增长就造成了两个激增。一个是能源资源的消耗量激增,一个是各种污染物的排放激增。这两个激增造成了资源短缺、环境的污染、生态的破坏、气候的变化。所有这些现象威胁到了我们地球人类的生存。在这样的一种严峻的形势之下,我们人类开始觉醒了,《寂静的春天》《增长的极限》和《只有一个地球》这三本书的出现以及它们的畅销唤起了人类的环境意识,形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这个概念叫做环境保护。这个概念开启了人类的可持续发展历程。


第一个里程碑是1972年在瑞典召开的联合国的第一次大会——人类环境大会。会上通过了著名的《人类环境宣言》。由于周恩来总理的坚持,中国在整个人类可持续发展历史中,从起点上就参与了这样一个进程。周恩来提出了一个32字方针,这个方针就是对中国的环境问题要「全面规划,合理布局,综合利用,化害为利,依靠群众,大家动手,保护环境,造福人民」。这32字方针就成了在次年召开的第一次中国环境保护大会的一个方针,一直到现在我们基本上都是沿着这样一个方式往前做的。



过去将近50年,我们认为第二个里程碑,就是1992年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召开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提出来的《地球宪章》。这个会议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一个方面是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概念。另一个方面是它通过了《21世纪(行动)议程》,我们提出来的所有千年目标等都是这个21世纪议程的产物。 


第三个里程碑是2012年召开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的会议。这次会议回顾了1992年以来人类可持续发展取得的成就,提出2015到2030的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相应的目标。可持续发展议程不仅仅是一个环境治理的议程,而是一个涉及到三个维度发展的经济、社会、环境协调发展的议程。议程之下提出17个目标,169个具体目标,231个可测度的指标,形成了一个体系。体系里面,最重要的是五个关键词,我们称之为5P:People、Planet、Prosperity、Peace、Partenership


今天我们做出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决定,我们决心为所有人包括数百万被剥夺机会而无法过上体面有尊严有意义的生活和无法发挥潜力的人,建设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我们可能是成功消除贫困的第一代人,我们也可能是有机会成就地球的最后一代人,这是我们的历史责任,联合国人民的每一个人都要从自己做起,从自己身边做起。


5

李四龙:科技与佛法


北京大学人文学部副主任李四龙


接到共生课堂邀请时我特别温暖,因为我想到了星云大师有一年的新年贺词,共生吉祥。组织之间是共生的,大学里不同的学科是共生的,人与人之间是共生的。所以佛教有一个理念,就共生才能吉祥。佛教徒很善于和科技共生。佛教和科技之间没有张力,真正有张力的是佛教和科学。这个问题以前的寺庙是不存在的,科学是一个新的词汇。时代变了,法师必须要去面对这个问题,佛教徒也要考虑这个问题。 


我们首先要考虑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时代。不过只要你反思自己的时代,通常都是负面的。这是一个科技全球化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我们非常崇拜高科技,所有的人都在崇拜高科技,但与此同时,六七十年代美国青年去印度、去亚洲寻找佛教学学禅修,批评美国的主流文化。所以佛教的整体形象在那个时候开始悄然地发生变化。


佛教和科学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太多共识,这是一个传统的学科、一套传统的理论和现代社会主流价值观的一种关系的协调,这个定位非常难。高科技为什么现在那么受欢迎?实际上高科技是被逼出来的,人类智慧是受制于人类对财富和享受的欲望,受制于国际政治对权力格局和资源配置的野心。



人工智能在我个人的理解里面,是人类对自身的自我否定。实际上佛教在这个时候重要的不是要急于论证我是科学,重要的是要重新发现生命的意义。佛教在这个时候更应该告诉人类,生命的缺陷才是生命的完美。我们佛教想做的一种提升完美是在精神层面,是要在人类自身的缺陷之中不断地实现自我超越,而不是自我否定。这个时代我们应该让佛教回归本位。佛教让人类趋于完善,它着眼于生命的圆满、生命圈的和谐,而不是强者对弱者的更替,这是一种真正的人文精神。所以我们佛宗教的一个目标是要解脱生死,是对生命的一个关爱。 


所以我们重视的是慈悲而不是神通。我们不是很在乎高科技能带来什么,真正的佛教不需要高科技的证明。佛教宣扬的是人文精神,而不是高新科技的前进方向。科学家可以学佛法,甚至于佛教可以帮助科学家去调整身心健康。我们每一个行业的人首先就应该是一个身心健康的人,你不能抱着一副病态去从事你的研究,甚至于科学佛教还可以去激励我们科学家去不断地探索,不断地热爱他的本职工作,但佛教徒千万不要把自己打扮成高科技的精英,或者科学家的领袖,佛教应该是人类的觉悟者。


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在这个科技全球化的时代,应该让佛教回归本位。佛教不是科学,这并不是对佛教的贬低,而是要让佛教发挥更大的作用,让每一个人明白,虽然你在做人工智能,但这是服务人类的。所以我想最后和大家说八个字:敬畏生命,人文立本。 


6

段永朝:互联网,一场深刻的认知重启


中国信息社会50人论坛执行主席段永朝


我经常讲互联网是一个千年大事。互联网一定要从千年尺度上来理解,我这幅图像(下图)只是让大家对千年尺度有一个直观的感受。这是从宋朝开始,公元1000年到今天的1000年间,世界东方的经济体和西方的经济体之间GDP的比较。那个绿色的线,下降的线,代表着东方,代表着中国,而那个红色的上升的线代表着西方,或者泛西方。这个拐点大概在哪里?在第一次工业革命。在18世纪末期和19世纪初期,这就叫千年尺度。



今天观察世界的版图已经由早先哥伦布时期的地理版图,到200年前工业革命、100年前的商业革命带来的商业版图,切换到了万物互联下的文化版图。可是请问大家,我们是不是脑海里经常还凝聚着一些西方中心主义灌输给我们的那套逻辑方法呢?有的。



换句话说,今天的西方文明的主要框架就是过去200年来西方的思想家们包装出来的,法国思想家皮埃尔. 阿多的《伊西斯的面纱》,深刻地解读了这个包装的过程。简而言之:西方工业文明就是杀死灵性的过程。


进入21世纪之后,这种包装的逻辑依然奏效。在去年出版的一本MIT教授泰格马克的《生命3.0》里,就强悍地表达了这样的思维方式。如果说达尔文的进化论所说的自然演化的生命史是生命1.0,雅斯贝尔斯的轴心时代所说的文化演进是生命的2.0的话,泰格马克就非常自信地宣布生命3.0的开启。


生命3.0是什么?是人类改变人这个物种的开始。换句话说,人类今天已经拥有了深度介入生命的可能。


怎么样理解共生?我们跟其他物种能好好共生吗?真正的命运共同体,我认为可能需要从过去的人类中心主义走出来。从人类中心主义走出来,就需要告别「人是这个世界的主语」的观念,需要回归人只不过是万千物种中的一员,既不尊贵也不卑微。所以真正的共同体是连接的关系。在我看来,互联网是一个命联网,互联网是「命命相连」的互联网


在这种情形下,我想借用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面讲过的一句话来总结我的分享。他说,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所有我们熟悉的那些东西都嘎吱嘎吱地土崩瓦解,但是你不要惊恐,因为建设一个新世界正从这里开始。


真正重要的是想象后天。当30年后、40年后,乃至于50年后,那个尘埃落定的「后天」展现在我们的子孙后代面前的时候,我们能不能知道今天该为明天做哪些准备? 



从中国人的人格到组织共生,从敦煌的奇迹到全球的可持续发展,从佛学的顿悟到互联网千年巨变下的世界。6位学者,多个维度,我们从千年之前,看到了百年之后,从组织的演变,看向了心性的色彩。就像主办方「知识实验室」的名字一样,这是一场面向未来学习方式的实验,帮助你在混沌中成为活在未来的人。




微信图片_20181008100838



文章转载自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特此感谢。


分享:
cache
Processed in 0.0097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