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总裁班报名电话

13521837775

24小时报名热线
首页 > 新闻资讯 > 朱蕾教授:为什么带薪休假在中国这么难

朱蕾教授:为什么带薪休假在中国这么难

北大总裁班 2018-08-22 新闻资讯 46

北京大学总裁班讯】9月1日,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会计学副教授朱蕾专栏文章《为什么带薪休假在中国这么难》发布,朱蕾教授在文章中指出,政府应该给中小企业补贴或者免税,来鼓励他们给员工带薪休假。

  

日前,国务院一纸《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带薪年休假制度又推到了“风口浪尖”。《意见》提出,今后,职工带薪年休假制度的落实将纳入各地政府议事日程。而根据人社部的一项调查显示,目前带薪休假落实率仅为50%,落实带薪休假比较好的主要集中在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大型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像一些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落实起来相对较差。

  

在我看来,带薪休假制度落实情况参差不齐正是中国现有国情和劳工市场供给需求所造成的。事实上,在高端服务性企业,制度的落实率尚可,但对于劳动密集性企业,落实率很有问题,而这一点也不奇怪。从经济学角度来看,这两类企业有着本质的区别,一个卖的是高端的服务,一个卖的是低廉的产品,这就涉及到成本和利润空间的问题。

  

先说高端服务性企业,公司成本大部分是人力成本,没有诸如工厂、机器、原材料,而且其利润空间非常高的。以我个人经历为例,我十年前在波士顿一家很有名的咨询公司工作,工资在当时来说是很高的,年薪十几万美元加带薪休假3个星期,年终还有35%的奖金。

  

你想想,那老板成本很高了吧,他怎么赚钱?其实,他在我一个人身上赚的利润就是200%甚至300%。一点都不夸张。因为我一个小时的咨询费是350美元,而我每天工作10小时,周末还加班。我的年薪,他几个月就赚回成本。所以那时候我没时间休假,老板还逼着我休假,休假是为了更好地工作。

  

那么,再说说劳动密集型企业。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些落实难的企业,这类企业利润空间本来就很小,尤其是近几年,被挤压的几乎没有了。不像十年前,刚刚加入WTO,人民币汇率很低,出口需求旺,中国很快变成世界大工厂。

  

现在完全不是这个局面了。我和很多企业家谈过,也做过调研,现在中小企业压力大,利润空间很小。所以企业拼命想尽办法来降低成本。如果省机器,省原材料,就会造成低劣产品。最容易省得就是人工,这就造成了带薪休假难以落实。另一方面,劳工市场竞争激烈。你要带薪休假,后面等着很多人愿意不休假。职工因个人谋生需要或害怕失去工作,往往也不敢主动维护自己的休假权益。

  

反观美国、欧洲这些发达国家,高端服务性企业是占国家GDP多数,所以我们看到的是这些国家好像人人都是有带薪休假。其实在美国早期,带薪休假也不是像现在这样普及。也是经过了几十年,随着经济越来越发达,转型,才最后慢慢得以落实。美国30年前,2/3是制造业,那时带薪休假也就是限于高端服务企业。现在反过来了,2/3 是高端服务企业,而带薪休假也是普及了。像法国,从开始实施到最后彻底落实,经过了至少40年。

  

回到现在的中国,劳动密集型企业还是占了多数,如果过于心急,强制性一刀切,可能会有负面影响,得不偿失。

  

我在哥大读博时,最喜欢上的课是Joe Stiglitz教授的课。他也是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他早在70年代,就发表了一篇非常有名的文章——《提高劳工法定最低工资可能会伤害劳工》。文章提出,如果政府强行把法定最低工资加上去,加到高于市场均衡价,绝对不是在帮工人,反而会害了他们。

  

为什么?因为如果工资太高,直接影响就是企业成本升高。会造成很多企业无法经营关门倒闭,那么就会有很多工人失业。这就是市场经济。要是违背了市场经济的规律,强行一刀切,那么有可能一个后果就是企业由于成本太高只好关门大吉。那样对谁都不好。

  

另外各国文化,意识上的不同,也对带薪休假制度落实有着很大的影响。比如热爱生活的法国人把休假看做是不可侵犯的权利。法国人也是带薪休假制度最初发起人。早在1936年,法国政府就明确提出所有法国人每年都应该有享受带薪假期的权利。现在,法国的带薪休假已经多达每年六周了,而且他们每周的工作时间也降到了40小时以下。

  

在德国,休假权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每年杂七杂八的假日总和超过150天。德国政府一向鼓励人们带薪休假,对自动放弃带薪休假权的员工不予经济补偿。

  

相比之下,美国至今没有出台一个政府的带薪休假法律。各州和各公司都是按照自己的情况,自行其是。美国可能是发达国家中休假最少的国家之一。最近还有报道说美国的雇员,本来有带薪休假,但是很多人的假期只休一半,比方说一年有20天,他只敢休10天,因为怕丢了工作。美国人比欧洲人休假少,这点我有亲身体会。我第一年在波士顿的咨询公司做的时候,就没有休过一天假。90%的双休日我都是在办公室度过的。我的朋友,很多也都是在金融机构,投行等等,都是一样的。在金融风暴时,整个华尔街没有人敢休假。

  

带薪休假的落实情况实际上是这个社会发达程度的一个标志,是一个经济转型的必然产物。我们现在要想超越这个发展阶段,那就欲速则不达,西方国家带薪休假也就历经了几十年才得以落实,那么,中国随着经济转型升级,随着人们的意识变化,我相信劳工市场也会做出相应的调整,带薪休假也会慢慢普及。

  

我个人的建议是,政府应该给中小企业补贴或者免税,来鼓励他们给员工带薪休假。政府一再提出要扶植民企,让民企能够健康成长。在这种时候,政府如果要加快带薪休假的落实脚步,那么就应该像给开电动车先发牌照那样,给企业家一些补贴,让他们又能给员工一些应有的假期,又不至于企业成本太高以至于关门大吉。

  

9月1日,新浪财经发布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会计学副教授朱蕾的专栏文章《为什么带薪休假在中国这么难》,朱蕾教授在文章中指出,政府应该给中小企业补贴或者免税,来鼓励他们给员工带薪休假。政府一再提出要扶植民企,让民企能够健康成长。在这种时候,政府如果要加快带薪休假的落实脚步,那么就应该像给开电动车先发牌照那样,给企业家一些补贴,让他们又能给员工一些应有的假期,又不至于企业成本太高以至于关门大吉。

分享: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53 Second.